跨界两年的上市公司们,如今过得如何

腾讯 2019/01/02

2017年,国内教育行业进入急速发展阶段,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教育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尤其近年来受整体经济环境影响,许多上市公司面临着主业下行压力大、天花板效应日益显现的困境。尤其是传统制造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很多瓶颈,因此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成为这些上市公司的当务之急。

如今2019年已来,大部分仍在教育投资并购领域活跃的跨界上市公司已度过了约一年时间;甚至出手较早的公司,已在教育领域中摸爬滚打了两年甚至更多。现在被广大教育工作者普遍关注的跨界上市公司,如下图所示:

这些公司跨界教育的成果到底如何?蓝鲸教育结合部分典型公司的经营轨迹与财务数据,为广大教育工作者剖析跨界教育的上市公司近况。

跨界相对成功的公司:科斯伍德开元股份文化长城

结合财务报告及公开披露的经营状况,科斯伍德、开元股份和文化长城三家相对表现较好。其中表现最为亮眼的就是科斯伍德。

2017年底,科斯伍德收购龙门教育已成定局。龙门教育被科斯伍德收购后,依旧保持了强大的经营能力。5月31日,科斯伍德公告称公司已于前一日收到龙门教育4968.12万元分红款。此公告使科斯伍德当日以8.72%的大涨收盘。

2018年下半年,龙门教育持续为科斯伍德提供有力的业绩支撑。8月29日,科斯伍德发布半年度报告,其净利润相比去年同期暴增逾6倍;10月29日,其三季报显示净利润相比去年同期增长逾4倍,势头仍旧强劲。其优秀的经营业绩,使科斯伍德目前计划将其另外50.24%的股权全部纳入旗下。

而文化长城,其业绩拉升虽主要由收购翡翠教育一事促成,但此之前文化长城所并购的教育标的业绩也相对良好。

5月7日,文化长城公告称,旗下的广东联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已连续三年实现业绩承诺。且经公司董事会通过,文化长城决定成立教育事业部,其将工作重心向教育转移的意图相对明显。

8月28日,文化长城发布2018年半年报,报告显示,其营收同比增长79.59%;扣非净利润同比增加220.02%。与此同时,2018年上半年文化长城的教育业务营收已占总营收比过半,教育板块成其新的业绩增长点。

其三季度报则显示净利润同比上涨再次超100%,使得三季报发布后的第一、二天,即10月8日、9日两天其股票皆以涨停收盘,教育业务对其业绩的增长、股价的刺激可见一斑。

开元股份在三家中排在第三位,则在于其2018年业绩增长的势头相比于2017年,出现了小幅下滑。其2017年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约26倍,但2018年上半年其净利润同比增长仅为18.6%——原因在于2017年上半年时恒企教育和中大英才的业绩已然并表,故两份半年报均含有教育业务的财务数据,但近20%的净利润同比增幅仍有可圈可点之处。

问题在于开元股份2018年前三季度报告却显示,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逾30%;前三季度净利润总和同比也出现了6.64%的小幅下跌——其教育业务并表后,2018年第三季度的增长势头已明显不如去年同期。

在此困境中,该公司却不乏壮士断腕的勇气。11月26日午间,开元股份公告称将剥离制造业相关资产,集中资源、人才专注于职业教育产业。其表示公司资源有限,双主业形态不利于公司未来的长远发展,拟决定剥离制造业相关资产,同时可以进一步优化业务结构,着力整合及拓展职业教育业务。

广大投资者对开元股份此举相对买单,也较为期待其未来——当日开元股份午盘开盘即涨。截至收盘涨3.51%。

跨界表现较差的公司:勤上股份三盛教育和晶科技

结合财务报告及公开披露的经营状况,勤上股份、三盛教育与和晶科技三家相对表现较差。除了业绩每况愈下的勤上股份,三盛教育被原控股方舍弃的情况也需投资者持续关注。

且不说糟糕的半年报和三季报业绩,2018年下半年勤上股份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9月,勤上股份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其13.5亿元剥离半导体业务的计划落空;旗下龙文教育在被收购后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对赌,勤上股份起诉龙文教育创始人杨勇向公司支付2.4亿元履约保证金;且因未及时披露关于收购成都七中实验学校事项的《收购及投资意向书》被罚,截至9月底涉诉赔偿金额总数超2600万。

长此以往,勤上股份跨界教育终成一场闹剧。

而三盛教育的问题则在于,除了半年报和三季报财务数据不甚理想之外,还要面对原控股股东即使投资暴亏逾2亿元,也要全面出售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的尴尬境况。

在经历了2017年下半年经营同比更为乏力、实控人变更、原主营业务拆分等一系列挫折后,其在2018年还要应对剥离精密制造业务后出现的经营大幅震荡、负责大屏业务的重要子公司净利润下滑近三成、教育业务成本控制不佳、教育业务契合度低且政策风险高等多项负面经营状况。三盛教育的跨界之旅,如今看来前途黯淡无光。

至于和晶科技,其2018年财务状况更为惨淡。尤其是第三季度扣非净利润同比降幅达到了耸人听闻的2453.90%,原有业务中澳润科技经营大幅下滑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商誉减值风险。

与此同时,如今的战略重点智慧树也成了一个“无底洞”。智慧树的估值在不足四年的时间内翻了27倍,和晶科技多次增资之后终于“有心无力”,原定对其增资7亿元的方案骤降至1亿元。且环宇万维的经营业绩,一直对和晶科技布局教育并无助力。2018年上半年环宇万维净亏损3344.6万元,仍未能打破其“积年亏损”的惯例。

由此看来,加码环宇万维恐使和晶科技的经营陷入泥沼。

跨界前景未明的公司:立思辰威创股份三垒股份

结合财务报告及公开披露的经营状况,立思辰、威创股份与三垒股份三家的前途尚不明确。三家公司目前转型之路都遇到了一定障碍,且皆与监管政策有关系。但政策于此三家而言,或有“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作用。

对立思辰而言,拆分信息安全业务后虽然财务数据出现明显震荡,但其第三季度业绩相对良好,为全力转型教育提供了具有说服力的“证据”。若能抓住国家大力支持素质教育的风口,其大语文业务有望成为立思辰业绩二次爆发的增长点。

对威创股份而言,该公司整合四大幼教品牌后形成了较强的规模效应;今年两次在幼教领域的投资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兼之董事长何正宇亲自带队,若可成功度过此次学前教育新政引起的市场动荡期、及时升级为其构想的“学前教育综合服务商”,未来也将可期。

至于三垒股份,虽然我们并不认为其收购美杰姆一案,是纯粹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思考问题;但选择美杰姆这一更偏重于提供素质类幼教服务的标的,的确在应对学前教育新政时有了“讨巧”的本钱。兼之美杰姆在行业中拥有较高地位,此并购案或许的确有能力使得跨界教育领域一直不温不火的三垒股份,焕发出不一样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