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资本疯狂难续

腾讯 2018/11/26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疯狂过后,如何退出成为天星资本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场线上的拍卖会再次将天星资本拉入公众视野。该拍卖会原定于11月22日举行,拍卖标的为天星资本和天星光武投资中心所持有的部分股份,以用于偿还拖欠万志能的借款,然而在拍卖前2天网站宣布撤销此次拍卖,原因是双方已经达成线下协商。

从2015年雄心壮志准备登陆新三板,疯狂扫货,到如今陷入与投资者之间的纠纷中,不过三年光景,但是当时的疯狂景象不在,新三板做市指数已经从2015年最高时的2673点下降到994点(截止到11月23日),下跌幅度达62.81%。如何退出成为了天星资本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纠纷中的天星

这次拍卖缘起于天星资本与万志能个人之间的纠纷。来自阿里拍卖网站公开信息显示,此前天星资本股份有限公司将持有的顺达智能(300,000股)、上海致远(400,000股)、全景网络(340,000股)、春盛中药(710,000股)、策源股份(363,640股)、百事泰(630516股)股权和北京天星光武投资中心所持有的天线宝宝(5,555,556股)股权质押给万志能,用于借款,目前质押借款到期,天星资本和天星光武投资无法偿还到期借款,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将对上述股份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进行拍卖。

第一次拍卖定于10月18日开始,评估价为1453万元,起拍价为1017.142万元,但是最终流拍,此后二次拍卖时间约定为11月22日,起拍价格降低至929.95万元。不过这次拍卖在开始前的几天已经被撤销,拍卖网站信息显示,当事双方达成了执行和解协议。

拍卖背后折射出天星资本目前面临的资金链紧张和退出难题。

此前,天星资本在2016年集中对被投项目中表现较好的项目进行减持,而如今其所持有的部分被投项目,在退出方面存在一定困难,或者沦为“僵尸股”。

仅以天星资本和天星光武投资中心所投公司为例。作为曾经天星资本被投公司中的明星企业恒瑞能源在2017年退出新三板,并准备登陆A股,然而11月19日,恒瑞能源突然发布公告称,已向安徽监管局报送了公司终止上市辅导的备案材料。对于此次终止上市辅导计划,恒瑞能源方面表示,主要处于有关政策及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近期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中,恒瑞能源收入同比下滑59%,实现营收4171万元,净利润变为亏损345万元。这也是恒瑞能源登陆公开市场以来首次半年报亏损。

这或许是天星资本所不愿看到的。截至6月30日,目前天星资本仍然持有恒瑞能源26.23%股份,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此前有媒体统计,2017年新三板市场摘牌公司数量达709家,而截至今年8月15日,新三板摘牌数量已达972家。

除恒瑞能源之外,天星资本和北京天星光武投资中心持有的普尔顿、库客音乐也已终止在新三板挂牌,目前天星资本分别持有普尔顿和库客音乐3.11%、8.93%股份,合建卡特、天线宝宝也正在申请终止挂牌,这类被投企业退出新三板市场后并没有披露进一步登陆其他资本市场计划,天星资本若想要转让股份变得更为艰难,或者只能选择被投企业回购的方式。但是工商资料显示,从退市到现在,天星资本持股并没有任何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天星资本也有不幸踩雷的情况。2015年天星资本曾以每股3.9元的价格认购郑州远见250万股,投资额为975万元,到目前为止天星资本一直未有减持该部分股份。今年8月,郑州远见因未能偿还与浩瀚(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融资租赁款,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目前在走破产程序。天星资本作为郑州远见的第二大股东,未来是否能收回投资成本还未可知。

同时,由于前期疯狂投资,天星资本在项目的风控有所忽略,使得部分被投公司业绩差强人意,天星资本投资的部分项目账面出现浮亏。

以采取做市转让的顺达智能为例,截至11月23日,公司的股价为0.89元每股,不到天星资本的定增价格13.5元的7%。

天星资本被投公司佳瑞高科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此前佳瑞高科因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而被纳入失信名单,同时2017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11月18日佳瑞高科的每股价格为0.39元,而天星资本2015年参与定增价格为3.8元每股,这意味着天星资本目前账面浮亏870万元。

而像这次在诉讼中出现的全景网络、策源股份、上海致远、百事泰、春盛中药等,虽然业绩表现尚可,但是受到整体新三板市场交易不活跃影响,市值较天星资本2015年定增时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天星资本能通过质押获得的融资额进一步缩水。况且股权质押只能短暂解决公司资金紧缺的问题,对于天星资本来说,更为重要的是,如何更好形成募投管退的资金正向循环。

退出难题

如今天星资本面临着一边是被投项目缺乏退出通道的烦恼,而另一边则是公司股东无法退出的尴尬。

来自工商资料显示,目前天星资本母公司天星银河投资有限公司已将持有的天星资本的股份质押给参与天星资本定增的股东,包括恒泰资本、深圳久久益、北京龙马金轩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翔龙凌宇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这次质押或许与2016年天星资本的赠股计划有关。

然而补充质押仍未能解决天星资本股东的退出问题,随着基金产品的到期,这些股东没有耐心再等待项目退出,开始诉诸法律手段。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的执行裁定书显示,深圳久久益天星投资基金企业(有限合伙)与刘研、王骏、北京天星银河投资有限公司仲裁纠纷一案已经生效,要求结、划拨被执行人刘研、王骏应支付的回购价款一亿九千零七十八万四千一百六十四元、违约金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同时查封、拍卖、变卖北京天星银河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天星资本股份有限公司7600万股份等。

此前北京龙马金轩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曾在去年9月向法院申请,要求刘研、王骏、北京天星银河投资履行裁定,后来该申请被北京龙马金轩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主动撤回。

2015年8月天星资本启动了首轮定增,定增募资额为13.05亿元,在募资同时天星资本与参与定增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2015年净利润未超过3亿元,2016年净利润未超过30亿元或者公司在2016年6月30日前未能在股转系统成功挂牌,且在投资人未能将其所持有的目标公司股份全部转让给第三方的情况下,投资人有权要求实际控制人回购其所持有的全部或者部分股份。

据悉参与定增的机构发行的产品多为1+1或者2+1年,目前多数已经到期,来自投资方的压力势必传导到天星资本。

其实,为了能够解决资金紧张的问题,天星资本此前也曾有过装入上市公司的想法。2017年6月,A股上市公司中科新材宣布,旗下子公司将成立产业基金,后者将以20亿元现金形式收购天星资本40%股权。然而该收购公布后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重点询问了对于收购天星资本的目的和收购后的业绩承诺实现情况。去年11月,中科新材对外宣布产业基金设立未达成条件,终止了此次收购天星资本40%股份的交易。天星资本的曲线上市之路也泡汤。

面对着投资方和被投资方两边都需要解开的死结,天星资本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