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特斯拉战略合作,高端锂盐助增长

财汇 2018/09/25

事件:近日,公司及全资子公司赣锋国际与Tesla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约定自2018年1月1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可延期三年),特斯拉指定其电池供货商向公司及赣锋国际采购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年采购数量约为公司该产品当年总产能的20%,金额以最终实际结算为准。

公司相继与全球核心动力电池、主机厂签订战略协议,锂盐品质毋庸置疑;这成为公司中长期增长的源动力。公司主要产品高端电池级碳酸锂与氢氧化锂,冶炼加工技术为国内首屈一指,为国内极少数能够进入到全球核心动力电池产业链公司之一:1)公司与全球动力电池龙头LGC合作:此前,公司与LGC签订供货合同以及补充合同,自2019年1月1日起至2025年12月31日,公司及赣锋国际向LG化学销售的氢氧化锂和碳酸锂产品总量共计9.26万吨;2)公司与全球标杆电动车主机厂特斯拉合作:此次,公司与特斯拉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年采购数量约为公司该产品当年总产能的20%,目前公司产能超5万吨LCE,由于后端湿法冶金环节可在氢氧化锂/碳酸锂之间切换,意味着年采购量或可超过1万吨。

锂盐告别纯粹“量的野蛮生长”,高品质产品竞争将成为下一个主旋律之一。在政策推动以及技术突进下,新能源汽车以及电池企业快速成长且头部集中愈发明显,对全供应链的稳定性和连续性要求不断提升;而锂盐上游端,经历15-17年牛市后,锂盐供应企业不断增多的同时产品、资源卡位等差异亦在不断加大。如何双向匹配,做到“门当户对”,是行业内企业都在做的事情。产业链两端“从量到质”的变化在此次得到了较好的体现:1)为什么是特斯拉?特斯拉是全球电动车标杆,旗下Model3是真正意义上正在放量的“市场化、平民化”主力车型之一,远景产量将达到100万辆,对应5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用量,目前周产能已经达到5000辆,对原料需求迅速提升;其不仅外购松下供应的动力电池,并且通过旗下超级工厂自产电池(已经建成G1、G2,其中G1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电池工厂,或将进一步扩能,另外还将陆续建设G3等多个电池厂),以实现规模经济效应,搭建一体化供应体系,此种运营模式决定特斯拉对于高品质原料的稳定供给极为重视,具体表现在,特斯拉除了此次与赣锋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指定电池供货商采购,5月还与KID签订三年氢氧化锂包销协议,包销量达到1.1万吨氢氧化锂,并且是“fixedpricetake-or-pay”固定价格无条件支付合约,包括后续三年选择权条款,凸显特斯拉锁定优质氢氧化锂稳定供货的意图。2)为什么是赣锋?中下游动力客户对锂盐品质、稳定以及一致性等提出高要求,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司早在2014年便开始海外核心动力产业链认证工作,拥有深厚的技术工艺积淀,冶炼加工技术首屈一指,高品质产品能够满足标杆客户的高要求,作为锂业龙头,在更注重精细与稳定品质的后野蛮放量时代,竞争优势显著。可见,对于锂行业来说,步入后放量时代,高品质产品竞争将成为下一个主旋律;特斯拉寻找赣锋锁定优质资源有着典型代表意义。

锂价出现企稳迹象,下行空间有限。目前,虽然碳酸锂供给端下半年面临较大压力,但是不止是主流电池厂如比亚迪、CATL、国轩等目前订单较为饱满,开工率回升至高位,二三线电池厂开工率也在提升,磷酸铁锂库存基本出清,已开始复产备货,需求有望环比提升;叠加近期,盐湖因洪水导致供给一定程度减少,铁锂需求订单有所恢复,价格下调空间有限。向后展望,云母与盐湖新增供给真正进入到动力产业链形成有效供给尚需认证,并且价格已进入行业成本曲线末端,锂价或进入底部区域,下行空间有限。

盈利预测:我们假设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分别为12万/吨、11万/吨、11万/吨,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2亿、24.5亿、30.8亿,目前357亿市值,对应PE分别为19倍、15倍、12倍。维持“买入”评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