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机床等待重整涅槃:招募战略投资人

腾讯 2018/07/14

昔日行业龙头大连机床,正在焦急等待战略投资人及重生涅槃的希望。然而站在破产重整的十字路口,这家经过一轮混改的老牌机床龙头,能否顺利搭上振兴东北和去杠杆(包括债转股等方式在内)的列车实现脱困重生,目前仍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

招募投资者

大连机床,再次走到转折的关键节点。

7月13日早,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从破产管理人处获悉,目前正在破产重整中的大连机床集团,正亟待新的战略投资人出手拯救重获新生。

管理人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提供了一份落款日期为7月12日的公告。该公告显示,7月5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大连中院”)裁定受理大连隆汇工贸有限公司等23家大连机床集团旗下公司重整,并与此前已进入重整程序的大连机床集团及其3家子公司重整案进行合并重整(以下简称“大连机床等27家公司”)。

公告显示,由于大连机床等27家公司负债较重,缺乏偿债资金,故亟需引进战略投资人,补充流动资金以恢复企业营运,整合核心资产以实现重整价值。

根据公告,具备机床行业或上下游衍生业或高端制造业从业经验的投资者,可以以企业法人,或两家及两家以上联合体的身份参与投资申请。如果是中国制造500强、机械工业500强的企业,将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有意向的投资人需在7月30日之前提交投资战略书等相关材料,并同时缴纳1亿元的报名保证金。(若未能最终成为战略投资人的,该保障金将全额退还。)

作为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机床业“十八罗汉”之一,大连机床曾是一家明星企业,也曾在中国机床行业中排名第一。公开资料显示,大连机床在2007年到2014年,曾连续8年销售收入超百亿元。

近期,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赴大连机床集团实地调查采访期间,大连机床负责生产经营的一位高层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目前集团大约有3000名员工。前些年大连机床景气时,曾跟国内上汽、东风、长安等车企合作,设计制造过汽车发动机缸体等零部件自动化生产线。

与中国钢铁等行业类似,随着下游汽车等多个行业产能过剩需求减弱,机床业在2015年前后进入市场寒冬,再加上经营不善和债务包袱过重等多方面因素,大连机床于2016年11月起连续出现多笔债券违约,以及多笔贷款逾期现象。

去年11月10日,在相关债权人申请下,大连中院裁定大连机床集团及其下属大连高金科技、大连机床(数控)、大连华根机械3家子公司进入司法重整程序,并指定相关机构成为大连机床集团的管理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17年11月以来,大连机床的重整并不太顺利。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年12月赴大连采访期间,有大连机床内部人士透露,包括宝塔集团在内的多家意向投资人正与管理人方面展开接触。但之后并无实质性进展。

今年5月10日,大连机床公告称,由于重整相关的债权审计、审查、评估工作需要较长时间,战略投资人暂未确定,公司管理人已向大连中院提交申请,延期三个月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延迟后截止日期为8月10日。

7月13日,管理人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截至目前,大连机床经申报确认的债务总额200多亿元。

重整的希望及不确定因素

大连机床华根机械一位车间负责人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华根机械大约有500多员工,其中技术人才有150余人,一年最高可生产自动化产线设备200-300台。但目前企业资金出了问题,在手的订单就很难按时生产交付。

另一位集团技术部门负责人也表示,大连机床在业内拥有非常雄厚的研发、技术实力,但是债务危机让企业资金链断了,研发和生产就不得不被迫停止,而这样的停止会导致企业错过至少半年的时间。而这个时间,也许就正是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和需求最火爆的窗口期,错过这个窗口,企业努力推进的转型升级步伐也会再次落后于行业。

在采访期间,大连机床受访高层及多位员工都对重整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他们多次提及了东北特钢和沈阳机床两个通过破产重整实现脱困的案例。

2016年10月,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东北特钢被裁定进入司法重整。今年元旦之后,东北特钢公布了最新的重整收购报告。经辽宁省国资等部门协调,历经1年多时间,沙钢集团董事局主席沈文荣通过其控制的锦程沙洲成功接盘东北特钢。锦程沙洲出资45亿元、本钢集团出资10亿元共同投资东北特钢并分别获得43%、10%的股权。

而与大连机床同在一个行业的沈阳机床,相比要更加幸运。就在沈阳机床深陷债务危机之际,受益于国家新一轮振兴东北的政策利好,2017年5月,沈机集团与沈阳市国资委、建设银行签署了规模达100亿元的战略合作协议。当年11月底,沈阳机床集团宣布,拟实施总额92.51亿元债转股项目,用于集团内部资产业务重组及偿还债务。

一位大连机床中层干部对重整前景表达了乐观预期:“别说100亿元,大连机床也许只需要几十亿就能盘活脱困。大连机床拥有雄厚的技术实力和大量优质资产。集团位于大连经开区,地理位置靠近大连港,还具有运输、出口优势。”

一位长期从事破产重整业务的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目前来看,大连机床的债务总额200多亿元并不算太高。“此前在海鑫、重钢、一重、东北特钢等重整案中,300亿至600亿的债务最后在重整计划中都会有一些打折。难点在于企业、金融机构、职工、债权人等多方的利益平衡。”

但这位机构人士还指出,目前,大连机床的破产重整能否成功还面临着一些不确定因素。

首先是时间因素。根据破产法相关规定,管理人要在裁定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若有特殊情况及正当理由,可延期3个月。

其次,大连机床只有20%国资背景的特殊身份,是否能得到辽宁省、大连市政府给予跟沈阳机床同等力度的政策、资金支持,目前也不能确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7月13日从工商信息中查询获悉,目前大连国资委为实控人的大连工业发展投资公司持有大连机床集团20%股份。工商信息还显示,在6月工商信息变更之前,这家公司的控股股东为大连经信委。

第三方面,假设大连机床如期找到战略投资人,届时管理人提交的重整计划草案,能否获得债权人的一致同意也未能确定。

此外,中国人民大学破产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破产法学会会长王欣新在年初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还强调,“破产法的实施落地,在中国不仅是法律问题,更关系到经济、社会问题。东北经济的振兴,不仅需要政策、资金等外因,也需要靠市场化的理念和法制化机制等内因来推动。”

大连机床最终能否顺利实现重生涅槃,目前来看,尚需要时间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