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低迷定增跌入深渊

腾讯 2018/07/02

摘要

A股低迷定增跌入深渊参与A股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被视为安全边际较高的投资方式,因为增发价格较增发时的股价普遍具有一定的折扣。

参与A股上市公司定向增发被视为安全边际较高的投资方式,因为增发价格较增发时的股价普遍具有一定的折扣。但A股近两个月的下跌让很多参与定增的股东坐立难安,一种情况是因为很多完成增发公司的股价已经跌至增发价格之下;另一情况是增发还没有完成,股价已经跌到增发价格之下,有效期为6个月的批文面临失效的风险。

上周,农业银行公开发行不超过274.73亿股A股股票的申请获证监会审核通过,这一募集资金规模上限最高为1000亿元。但如果这一再融资立刻付诸实施,参与定增的汇金公司、财政部、中国烟草总公司、新华保险等7家股东面临着主动“买套”的尴尬境地。

上周五不仅是A股6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而且还是上半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虽然上证综指上涨60.52点,但6月上证综指依然下跌8.01%,上半年下跌13.90%。A股二级市场羸弱的走势让再融资市场举步维艰。

上证综指今年1月29日创下年内新高后震荡下跌,6月更是破位下跌,不仅让二级市场投资者损失惨重,同样也影响到增发活动。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定向增发完成实施共计141笔,较2017年同期的227笔减少37.89%;货币募集资金额也从2017年上半年的2732.28亿元降至今年上半年的1306.09亿元,降幅更是达到52.20%。

定增实施数量和货币募集资金额的减少说明A股市场整体的萎靡对再融资产生了负面影响,而完成的定增项目大范围被套更是让后来者望而却步。

统计显示,在今年上半年完成的141笔定向增发中,以复权价格计算有88笔的参与者已经被套,其中25笔参与定向增发的股东被套幅度超过三成,47笔参与定向增发的股东被套幅度介于10%至30%之间。

中文在线增发新股于3月29日上市,发行价格为每股15.98元,但到上周五每股收盘价已经跌至7.04元,折价率为55.88%,是今年上半年定增项目中折价率最高的公司。目前,以文化、教育、游戏为主营业务的中文在线布局泛娱乐,尽管业务展开较为顺利并为其2017年带来显著增长的业绩,但今年一季度中文在线业绩却是大幅下降,今年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093元,同比下滑254.08%。

目前折价率第二高的公司是航天长峰增,该公司发新股5月16日上市,发行价格为每股26.25元,但到上周五每股收盘价已经跌至11.74元,折价率为55.28%。历经多次资本运作后的航天长峰,目前已经形成安保科技、医疗器械、电子信息三大业务,但公司的经营业绩同样令人担忧,一季度亏损金额达到2318万元,是2017年全年净利润1031万元的两倍多。以2017年净利润计算,目前航天长峰41.33亿元的总市值导致公司的市盈率高达400倍。

A股的跌跌不休不仅让参与了定增的股东损失惨重,还有一批已经得到证监会批准的公司不得不放弃定增。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证监会的定增批文到手,定增项目就十拿九稳。但是今年上半年的情况大为不同,即便是到手的定增批复,很多上市公司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过期失效。

华控赛格上周公告称,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由于未能在6个月有效期内完成发行工作,因而批复到期失效。这也就意味着,华控赛格此次非公开发行失败。由于市场持续低迷,类似华控赛格这种因为未能在有效期内完成非公开发行的公司还有不少。今年以来,星光农机、浙江世宝、金杯电工、龙泉股份、舍得酒业、鹏博士、中闽能源、凤形股份、聚光科技、哈尔斯、力帆股份、华昌达和神州长城的定增批文都已经失效。因为批文过期导致的定增失败在2017年全年仅有15笔,2016年有17笔。

当然,也不是每家公司都对定增失败无动于衷,自救的公司同样存在。浙江世宝上周一宣布,由于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公司未能在证监会批复文件规定的6个月有效期内完成非公开发行事宜,批复到期自动失效。值得注意的是,浙江世宝曾为了增发调整了预案,把拟募集资金由13.5亿元大幅缩水到7.7亿元,增发价格也从每股36.95元调整为每股12.39元。

但尽管如此,浙江世宝仍未能如愿。今年年初,浙江世宝股价维持在每股8.5元附近,但是上半年以来公司股价跌跌不休,到6月22日,即其取消该次定增之前,其股价已经跌至每股4.38元,与定增发行价相比倒挂幅度达到65%。虽然近几日有所反弹,但到上周五收盘,股价仍然只有每股4.95元,与每股12.39元的定增价格还有很大距离。

有分析人士指出,定增价格与二级市场价格倒挂非常严重,参与定增的股东直接到二级市场买更合算,何况认购后还有减持新规等诸多限制,这么不划算的交易肯定很难有人愿意买单。

上周,农业银行千亿元的定向增发已经得到证监会的批准,虽然还未公布定增价格,但囿于定增价格不能低于上市公司的净资产价格这一规定,意味着农业银行定增的最低价格为每股3.97元(除息后),而至上周五的A股价格为每股3.48元。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况,参与农业银行定增的7家股东将被套12.34%。

事实上,由于A股的低迷和监管层对于再融资的收紧,让参与定增的各方均趋于理性。上市公司融资是基于真正的项目需求;套利性投资者退出市场,以价值投资为理念的专业投资者成为主流。

(新金融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