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客户资金链吃紧 康泰医学IPO预警

腾讯 2018/08/16

于去年9月在新三板终止挂牌的康泰医学系统(秦皇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泰医学”),在今年向A股发起冲击。然而,在康泰医学上市的关键时间点,公司的主要大客户却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形,无疑给康泰医学的IPO之路蒙上了一层阴影。另外,康泰医学2017年营收、净利双降一事也给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打上一个问号。

自2015年之后,由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程集团”)控制的北京远程心界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程心界”)等4家公司开始相继位列康泰医学前五大客户名单之中。不过,在今年远程集团被曝出资金链断裂一事却让康泰医学踩了雷,由此,公司在2017年的坏账准备较2015年、2016年出现激增情形。

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属于医疗器械行业,公司主营业务为医疗诊断、监护设备研发、生产和销售。在2015年远程心界位列康泰医学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达1239.87万元,占康泰医学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4.36%;在2016年远程心界及其关联方北京晟康铭健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晟康铭健”)、北京金卫运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卫运通”)为康泰医学第二大客户,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等关联方的销售金额合计达4245.39万元,占康泰医学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合计为9.6%;在2017年远程心界及其关联方晟康铭健、北京远程京卫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程京卫”)成为康泰医学第一大客户,康泰医学对其销售金额合计达3253.32万元,占康泰医学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合计为8.19%。

据悉,上述关联方远程心界、晟康铭健、金卫运通以及远程京卫均为远程集团控制的公司。工商资料显示,远程集团于2015年4月成立,实控人为韩春善,远程集团在业内被称作远程医疗行业的独角兽。

而作为控制康泰医学重要大客户的远程集团,在今年开始出现资金链断裂,由此带给康泰医学的负面效应也开始显现。

康泰医学在披露的招股书中显示,远程集团等公司出现了经营状况及资金周转状况不佳的情况,且被多家医院或公司提起诉讼。其中,康泰医学2017年末应收金卫运通和远程京卫的货款19.39万元和0.75万元已于2018年4月17日前全部结清;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和晟康铭健的应收货款已经提起相应诉讼。

根据招股书显示,在2017年远程心界和晟康铭健分别位列康泰医学应收账款名单的第一名和第三名,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898.88万元以及449.09万元。康泰医学表示,2017年末,公司对远程心界和晟康铭健进行了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并同时针对远程心界尚有未确认收入的发出商品93.69万元也计提了相应的存货跌价准备。截至2017年12月31日,康泰医学对远程心界和晟康铭健的应收账款合计约1347.97万元,坏账准备合计约1078.38万元。

受上述事件的影响,康泰医学在2017年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出现激增的情形。在2015-2017年康泰医学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分别为198.46万元、276.12万元以及1261.05万元。在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作为康泰医学的主要大客户,如今出现的资金链问题,恐将给康泰医学带来拓展新客户群体的风险。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致电远程集团、远程心界进行采访,不过均未有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康泰医学的重要大客户,远程心界在去年曾筹划过借力上市公司中珠医疗实现曲线上市,不过最终未果。之后远程心界又将目光锁定在了上市公司银河生物,遗憾的是,由于远程心界资金异常紧张,银河生物也在今年终止收购远程心界。

时间回到去年4月,因筹划重组事项,中珠医疗开始停牌。之后中珠医疗披露称,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远程心界100%股份。据悉,远程心界是一家致力于远程心血管病专科医疗联合体的医院管理公司,专注于心血管医疗联合体预防、治疗、康复业务,是目前国内较大的心血管病远程医疗运营商之一。

但时隔3个月,在2017年7月25日中珠医疗宣布,直至2017年7月22日,重组交易双方对交易对价、对价支付方式等仍无法达成一致。鉴于此,交易双方认为继续推进重组的条件不够成熟,交易双方决定终止此次重组。

被中珠医疗收购失利之后,远程心界“马不停蹄”再度开始谋求曲线上市。2017年8月1日,另外一家上市公司银河生物发布了重组停牌公告,之后公司披露称,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为远程心界不低于66.776%的股权。

根据银河生物发布的签署框架协议公告显示,银河生物拟以现金方式收购远程心界66.776%股权,远程集团愿意协调远程心界其他股东出让其所持目标公司股权给银河生物,争取使银河生物能够收购远程心界100%股权,初步预计远程心界100%股权的总体估值在50亿-60亿元之间。彼时,协议约定,银河生物应在2017年9月20日前向远程集团支付合作订金3亿元。

上述事项在筹划了近一年之后,今年6月16日银河生物披露了终止重组公告。银河生物表示,在业务调整过程中,公司与审计机构、独立财务顾问了解到远程心界资金异常紧张、涉及多起诉讼及或有事项,且尚未形成有效的解决方案。受到上述因素的制约,公司董事会决定终止筹划上述重组事项。

对于银河生物之前支付的3亿元合作定金,根据交易各方此前订立的协议,重组事项终止后,远程集团应在7个工作日内向银河生物全额退还已收取的所有订金。而远程集团却表示,由于受到业务模式调整、司法诉讼纠纷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公司资金面紧张,延长付款期限。

根据银河生物在7月10日披露的重组后续事项进展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公司正就订金退还事宜与远程集团进行积极沟通、协商,并已启动司法诉讼等准备工作。

除了重要大客户出现资金链断裂之外,康泰医学在2017年营收、净利双降无疑给公司的IPO之路蒙上了一层阴影。

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2015-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84亿元、4.42亿元、3.98亿元;当期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6153.35万元、1.03亿元、7705.72万元。不难看出,康泰医学2017年实现营收、净利均出现了下滑。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康泰医学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比下滑约10%;实现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约26%。

许小恒指出,康泰医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在2017年呈明显下滑态势,盈利波动性明显增大对其业绩的稳定性和持续性有影响,也存在对公司IPO产生影响的风险。知名学者布娜新则认为,康泰医学营收、净利双降,是否对IPO产生影响需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康泰医学表示,公司收入波动的主要原因为我国与健康一体机相关的产业政策及政府采购进度变化,上述原因及公司单项计提坏账准备造成了公司报告期净利润出现波动。据悉,健康一体机属于康泰医学监护类中的产品,2017年,各省、市级卫生主管部门招标采购健康一体机的进度有所放缓,受此影响,康泰医学健康一体机实现销售收入4785.55万元,较2016年下降60.83%。

招股书显示,康泰医学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血氧类、监护类、超声类、心电类以及血压类五大类产品。在2016年上述五大类产品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分别约为1.09亿元、1.62亿元、4624.31万元、7286.22万元以及2103.79万元。在2017年上述五大类产品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分别约为1.33亿元、9358.14万元、4228.94万元、7042.73万元以及1972.03万元。

另外,上述五大类产品中,超声类、心电类以及血压类的毛利率在2017年均出现下滑。具体来看,在2016年超声类、心电类以及血压类的毛利率分别为48.1%、69.83%以及73%;而在2017年超声类、心电类以及血压类的毛利率分别为44.61%、69.49%以及71.56%。

值得一提的是,康泰医学的资本布局早已掉队。根据康泰医学招股书中披露的5家与公司业务重合度较高、有竞争性的企业中,鱼跃医疗宝莱特理邦仪器九安医疗以及三诺生物分别已于2008年、2011年、2011年、2010年以及2012年登陆A股市场。

而经过多年的发展,康泰医学的盈利能力似乎也已经远远落后于鱼跃医疗、三诺生物等公司。具体来看,鱼跃医疗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约为35.42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5.92亿元。 而三诺生物2017年度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0.33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58亿元。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康泰医学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