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酸爽!兴源环境连续2天被强行平仓 你还敢抄底吗?

腾讯 2018/08/09

来源:金融界网站

8月2日,中金公司强制卖出367.76万股。8月3日兴源控股再次被中金公司强制卖出29.25万股。目前控股股东正在和中金公司积极沟通,但如果出现公司股票继续下跌的情况,中金公司仍可能继续处置公司股份,处置数量不超过923万股,直至全部债务本金及债务利息清偿完毕为止。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万物皆有因果规律,股市自然也是如此;那么兴源环境会是沦落到如此“可伶”的地步?

(月线走势)

以复权股价来看,其历史最高点为2017年的21.11元,如今已跌至3.83元。短短几个月时间,整整跌掉了近80%,平仓危机依然未消!

“疯狂”并购带来的隐患

兴源环境原名兴源过滤,主营压滤机制造和压滤机过滤系统集成服务业务,公司于2011年9月在深交所上市。

2012年和2013年,兴源环境业绩表现持续不佳,公司两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3866万元和2160万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6.57%和-44.13%。

2014年,兴源环境提出向“环境治理综合服务商”转型,并进行了一系列收购,涉及浙江疏浚工程有限公司、浙江水美环保工程有限公司、杭州中艺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河北鸿海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源态环保科技服务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目前还拟收购杭州绿农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一连串并购带来了兴源环境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高速增长。2013–2017年,营收由4.5亿元猛增至30.3亿,净利润由2841万飙升至3.62亿。

不过,2015年以来,兴源环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正转负。2015年和2016年的经营性净流出分别为0.41亿元和0.44亿元,到了2017年这一数据猛增至-9.05亿元。

对此,兴源环境在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解释:“近三年净现金流为负主要和公司业务性质变化有关。公司2015年之前主要是轻资产运营模式,2015年之后随着PPP项目逐渐增加,公司转变为重资产+资本密集型运营模式,而PPP项目前期建设期主要是资金投入,现金流出较多,2–3年之后,待项目建成政府才开始回购或购买服务,这时才会产生稳定的现金流入。公司这两年大量PPP项目进入建设期,前期投入较大,净现金流为负是正常现象,2–3年之后,待项目进入运营期,现金流将会明显好转。”

与此同时,兴源环境的应收账款从2013年的1.41亿元增加到2014年的3.86亿元,再从2015年的5.34亿元达到2016年的9.91亿元,并在2017年猛升至13.61亿元。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兴源环境签订的重大合同项目频频受挫。

据统计,2017年,兴源环境以公告形式披露的重大合同共有四份,除上文提到的施秉县项目外,另外三项分别为12.5亿元的温宿县托甫汗镇特色小城镇建设项目一期(下称“温宿项目”)、22.7亿元的敖汉旗城市综合体改造及生态保护建设PPP项目(下称“敖汉旗项目”)和11.1亿元的长兴县美丽城镇PPP项目,项目合同累计金额约为58.77亿元。

2018年4月19日,兴源环境发布了《关于公司重大项目进展情况的公告》。公告指出,根据国家相应政策,为进一步规范基建项目的运作,兴源环境与其他联合体成员拟调整部分签订项目内容。其中,公司对温宿县项目的投资金额由12.5亿元下调至3亿元,单体项目由34个调整为6个。

同时,公司拟将敖汉旗项目公司注册资金由6.8亿元下调至1亿元。按照此前公告,敖汉旗项目公司的注册资金约占项目整体规模的30%。依此计算,敖汉旗项目总投资规模将由22.7亿元下调至3.33亿元。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兴源环境对上述两个项目确认的产值金额分别为6480万元和1172万元。

在重大项目推进受挫的背景下,兴源环境仍保持了2017年的高速增长,公司不愿分享成功秘诀的背后不知是否另有隐情。

半年14次股权质押

2月1日兴源环境盘中闪崩跌停,2月5日兴源环境申请停牌,并对此解释为“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兴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通知,因近日公司股价跌幅较大,其所持已质押的股票部分已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

随后,兴源环境发布公告,2月14日签订协议拟收购杭州绿农环境工程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同时因兴源环境实控人周立武、高管樊昌源,同时担任绿农环境董事,此次收购构成关联交易。兴源环境转入资产重组程序,延期复牌。

直到7月2日,兴源环境才复牌,但股票表现仍然不尽如人意,股价持续下跌。7月30日收盘价为4.77元,相比1月31日已下跌超七成。

在此期间,由于“兴源控股所持有的部分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兴源环境的控股股东也在不断地质押股份,目前已累计发布了14次股权质押公告。

另外,兴源环境董事兼副总经理钟伟尧的配偶徐燕还在7月16日以5.49元的价格减持200万股,7月23日以4.88元的价格减持269.1万股。2018年第一季度报显示,钟伟尧本人持有兴源环境1382.17万股,占比1.33%,质押已高达1306.80万股。

大额持有兴源环境的上海莱士也因此在2018年半年度业绩上出现大幅修正,并因此受到深交所关注函。不过,因为上海莱士7月5日停止补仓,提前终止信托计划,加重了兴源环境的困境。此后股价跌跌不休,8月2日,中金公司强制卖出367.76万股。8月3日兴源控股再次被中金公司强制卖出29.25万股。

控股股东2次被平仓 信托持仓危机潜伏

根据2018年1季报显示,十大流通股股东中,除了控股股东兴源控股以及一致行动人韩肖芳外,其余均为机构股东,其中信托持股计划达6家,合计持股11.48%。

一般信托计划都存在一定的资金杠杆,而在监管要求去杠杆的大环境下,这些信托计划一旦抛售,往往造成踩踏、进而导致新一轮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