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融资持续收紧 7月频现“缩水”

腾讯 2018/07/25

上市公司“再融资”在今年以来仍然处于“寒冬”。

除定增规模持续缩水以外,并购重组的配套融资也遭遇“强监管”。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监管层反馈意见和问询函,并购类项目的配融情况屡屡被监管关注。

其中7月出现小高潮,截至7月23日已有4起案例的配套融资出现“缩水”,甚至被取消。业内人士表示,为避免过度融资,监管对配融从严审核的态度不会改变。

配融频频被砍

在经过近两个月的“挣扎”后,华锋股份(002806.SZ)最终选择“忍痛割爱”,在7月18日公告取消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募集配套资金方案。

据了解,早在今年3月公司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计划发行股份购买理工华创100%股权;同时募集配套资金不超5.36亿元,用于两个零部件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支付中介机构服务交易费用。

公司在7月5日获并购重组委获“有条件通过”,募集资金问题依然“待解”。

7月并购重组委要求“进一步披露本次交易募集配套资金的必要性”。随后公司在11日调整募集配套资金方案,从5.36亿元的上限缩水至3.53亿元。

尽管如此,这并没有让监管层满意。并购重组委二度发出审核意见,依然强调募集配套资金的必要性和合理性。7月18日公司最终“放弃”,宣布 “本次交易不再涉及募集配套资金及相关募投项目事宜”。

华锋股份并不是个例,7月国泰集团(603977.SH)、茂业通信(000889.SZ)相继取消重组募集配套资金。

而在更早之前,还有中房股份(600890.SH)、麦格米特(002851.SZ)、国瓷材料(300285.SZ)等案例。

深圳一家券商投行人士24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以来监管层对并购重组的配套融资审核非常严格,会注意上市公司是否存在过度融资的动机。”

以隆盛科技(300780.SZ)为例,在最初方案中,公司计划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微研精密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1.16亿元,主要用于本次交易现金对价和相关中介机构的费用和税费。

但公司为一家新上市的企业,距今刚满一年。2017年7月IPO已经募资1.2亿,同时还有7169.82万货币资金账面余额和7500万的理财产品。3-5月期间,证监会三度问询上市公司本次重组募集配套资金合理性,或迫于监管压力下,公司6月12日取消配融。

前述深圳券商投行人士分析称,“此前证监会规定IPO企业上市后18个月内不能再融资,但配套融资不受限制;不排除有的企业通过并购重组想进一步募资。”

除了上述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配融被取消以外,也有多家规模出现“缩水”。

比如兰太实业(600327.SH),公司7月3日公告称,要对重组方案进行调整,其中配套融资金额由11.7亿元降低至8亿元,取消了一个募投项目,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募资用于支付现金对价。

配融监管高压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监管问询及反馈意见发现,监管层主要关注并购重组配套融资的合理性与必要性。

以7月24日常铝股份(002160.SH)收到的证监会意见反馈为例,首个问题针对募集配套资金,要求披露前次募集资金使用情况;本次募投项目的必要性与可行性;本次募资额的测算依据及必要性。

前述深圳券商投行人士谈道,“监管层对募投项目的审核比较细致,了解募投项目的合理性,是否符合市场需求,未来能带来多少收益。从信息披露标准来看,和定增一致。”

华南一家大型券商并购人士24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监管层对并购重组配融的监管动作,是近年来再融资监管的延续。他谈道,定增收紧极大吸引了市场的关注,但实际上配融的监管从2016年以来力度不减。

早在2016年9月,监管层修订了《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其中就禁止重组上市配套募集资金。

在抑制“炒壳”后,证监会同年以监管问答形式,再次收紧了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募集配套资金运用。其中就明确称,募集资金仅可用于支付本次并购交易中的现金对价;支付本次并购交易税费、人员安置费用等并购整合费用;投入标的资产在建项目建设。募集配套资金不能用于补充上市公司和标的资产流动资金、偿还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