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家数五年扩张24倍 猛狮科技激进棋局未了

腾讯 2018/06/09

热点“困惑”

荣枯复始,躲不过的周期……一句感慨,可以囊括多少英雄气短故事。在A股市场,跳动的K线显然是最好的放大器。既有暴富者一时荣耀无它,亦有短短数日,百亿市值灰飞烟灭。在过去一周,最典型的故事发生在新能源板块。如今细数当年的热点“拥趸”,亦有别一番滋味。(李新江)

2015年至今,猛狮科技发起的收购多达20起。这直接导致了上市公司财务费用剧增。2012年,猛狮科技财务费用为780万元,至2017年底时已经增加至2.7亿元。以公司作为战略主线的锂电池行业为例,猛狮科技不仅将制造环节基本覆盖,甚至还横跨多品种。

汕头商人陈乐伍,最近压力不小。

他所掌控的猛狮科技(002684.SZ),在经历业绩变脸、股票强平后,近期又遭遇了光伏板块集体回撤,二级市场股价从去年底的17.44元,已经一路跌至不足8元。

而那场可谓浩浩荡荡的并购之旅,宛如在昨日。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12年上市时,猛狮科技仅有柳州动力宝电源科技等3家子公司,但是到2017年底时,其通过收购、新设等方式的控股、参股子公司已经达到73家。

快速的扩张,不仅没有对上市公司带来经营能力的提升,反而成为了公司尾大不掉的包袱。

典型的,台州台鹰电动汽车有限公司、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等9家主要子公司,2017年有6家处于亏损。

“就新能源汽车行业而言,涉及的产业环节越多,成本、风险的把控能力越强。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每个环节都需要达到一定规模”,华南一位新能源汽车行业人士6月8日评价称。

外部行业政策的冲击同样不可忽视,除了光伏新政将引发行业重新洗牌外,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退坡的趋势也已经确立。虽然猛狮科技已开始通过转让股权、外部融资等方式,来缓解高度紧张的资金链,但是能否获得救赎仍存变数。

起家

作为陈氏家族的接班人,陈乐伍早期的留美经历,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猛狮科技的早期发展方向。

1997年,陈乐伍从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获得MBA学位。次年回国后,便开始担任澄海市沪美蓄电池有限公司(下称“沪美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总经理,而沪美公司正是他父母陈再喜、陈银卿夫妇名下的企业。

在积累了一定的企业管理经验后,沪美公司、陈乐伍在2001年共同发起组建了广东猛狮电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或许是早前留美的经历使然,猛狮科技首先便将目光瞄向了北美市场,并成为当地摩托车配件的主要供应商之一。

随后的几年时间里,欧盟、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均成为了猛狮科技的销售战场,公司也逐渐成长为国内摩托车电池出口的龙头企业。

一时间,陈乐伍荣誉加身。2004年被评为中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的同时,还曾经担任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理事会理事等职。

到2010年时,猛狮科技摩托车电池出口销量已经位居全国首位。在那个时代,猛狮科技的行业地位或许丝毫不比如今的宁德时代要弱。

几乎所有的企业发展都会遭遇瓶颈期,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二次突围,便成为了很多企业的选择,猛狮科技也不例外。

2012年6月,时年41岁的陈乐伍和陈氏家族,便将猛狮科技送入到了资本市场,并在深交所中小板成功IPO。

凭借在铅酸蓄电池领域的积累,猛狮电池更是一度成为全国公路摩托车锦标赛赛事的专用电池,更是凭借自主研发产品MG14ZS中标香港警署摩托车用电池。

转折来自于2014年,伴随着锂电池的应用普及,陈氏家族首次“触锂”,并与中科大航空航天学院签署协议,计划在动力锂电池管理系统、智能充电技术等领域进行合作。

仅仅用了三个月,猛狮科技便推出了10款锂离子起动电池,但是公司经营重心仍然在非胶体电池、纳米胶体电池行业。

彼时,陈再喜、陈银卿夫妇仍通过沪美公司持有上市公司近40%的股份,但是由于年近古稀,公司经营已然交给陈乐伍、陈乐强两兄弟。

尚处壮年的陈乐伍,也表现出了潮汕男人敢打敢拼的特点。

在增资江苏峰谷源储能技术研究院后不久,陈乐伍决定猛狮科技“逐步转型为新能源企业”,同时提出了“2351”战略,其中的“3”即指高端电池制造、新能源车辆和清洁电力三大板块,后期逐步发展成如今的“一体两翼”战略。

至此,猛狮科技并购周期正式开启。

扩张

一般而言,新晋上市公司都有很强的并购预期,但是并购频率如猛狮科技这么频繁的公司,整个A股也十分少见。

这从其庞大的子公司数量便可看出,2012年时猛狮科技子公司仅有3家,而截至2017年底时,其通过收购、新设成立的子公司已经达到73家。

另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猛狮科技发起的收购多达20起。这直接导致了上市公司财务费用剧增。2012年,猛狮科技财务费用为780万元,至2017年底时已经增加至2.7亿元。

以公司作为战略主线的锂电池行业为例,猛狮科技不仅将制造环节基本覆盖,甚至还横跨多品种。

其中,福建诏安便建设有18650三元电池、21700三元电池项目,而湖北宜城则规划建设有磷酸铁锂电池项目。

子公司上海松岳则主要负责动力电池PACK的设计开发和制造,子公司天津猛狮新能源则定位于锂电池回收业务。此外,猛狮科技还计划介入到负极材料、NCA三元前驱体正极材料的生产销售中。

至少,从业务布局上看,猛狮科技堪称锂电上市公司的“多面手”。

“多环节成本控制优势会更明显,比如电芯就会比PACK更容易控制成本,但是打造全产业链公司的前提,是各个环节都要形成一定规模。”前述锂电行业人士评价称。

作为“两翼”之一的清洁能源业务,也存在类似情况。

猛狮科技2017年报显示,全年持有及承建的光伏电站项目共计277MW顺利完成并网。“这个量放在行业内,规模并不算大。”北京一位不便具名的光伏行业研究员6月8日表示。

但是,猛狮科技清洁能源业务的载体却不少,涉及了江苏峰谷源、德国子公司Durion Energy AG和酒泉润科等多家公司。甚至,猛狮科技还通过收购博德玉龙30.00%的股权,介入到风电行业。

子公司数量众多,但是能够赚钱的却只有三个,其中还包括了年利润34.6万元的先进清洁电力技术研究公司。

2017年,猛狮科技旗下9家主要子公司中,除了曾经IPO未果的华力特电器贡献了过亿利润外,其他公司均出现了200万元至8800万元不等的亏损。

值得关注的是,在密集收购的过程中,并非没有冷静的质疑声音。

2017年1月收购上燃动力股权时,公司董事陈乐强、赖其聪二人便投出了反对票。“如何盘活上燃动力的现有资产,没有在可研报告里详细说明,再加上贷款的利息支出,现有资产的折旧摊销、研发及管理费用投入,可能会对公司增加亏损。”彼时赖其聪指出。

但是,最终此次收购仍然成行。

转折

如果不是股权质押爆仓敲响了警钟,猛狮科技可能还会一条道跑到黑。

今年4月4日,沪美公司发来通知,东兴证券根据融出方委托人指令,对沪美公司质押的部分公司股份进行处置,造成沪美公司被动减持公司股份,并在4月2日至4日期间,合计减持284.25万股。

5月30日,沪美公司一致行动人易德资本优势股权投资基金,再次被天风证券强行平仓71万股。

之所以陈氏家族未主动减持,在于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已经处于高度质押状态。

据最新质押公告显示,截至今年2月底,沪美公司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持有股份总数的99.66%,而陈乐伍的质押比例也达到了98.59%。

紧绷的资金链,也在提醒陈乐伍收缩战线。

今年5月,猛狮科技公告,将风电业务的载体博德玉龙30%股权 ,以5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ST锐电(601558.SH)。

陈乐伍也在积极寻求引入外部力量摆脱难关,甚至不惜将控制权让渡,而他所找到的正是广东第一大民企雪松控股集团,并以转让30亿元应收账款、票据资产收益权的形式获得融资。

但是,外部行业政策的调整,却将猛狮科技打了个措手不及。

“光伏行业近两年增长迅猛,但是对财政补贴依赖性非常强。虽然2012年以来成本降幅达到90%,但是收益上还是做不到平价。”上述光伏行业研究员指出。

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2017年全国新增光伏装机53GW,原本预计今年在45GW至53GW之间,但是其中30GW的地面电站没有补贴指标,相当于这部分需求就没有了。虽然分布式仍然有10GW的补贴指标,但是上半年已经用完了。

“相当于熔断了,下游突然发现没有市场了,预计年内新增装机量可能会下降七成。”该研究员指出。

猛狮科技重点布局的锂电池行业,则面临着上游涨价的问题。

上海一位三元前驱体供货商6月8日指出,虽然钴盐价格有所下降,但是镍盐却开始补涨,加上锂价居高不下,很多生产企业改为少量、多次采购,“上游原料价格涨了,下游利润空间自然被压缩。”

“政策补贴无非是起到扶上马、送一程的作用,最终还是基于产品本身的市场接受程度如何。”上述光伏研究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