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亿吞明天系华夏人寿 罗玉平获温州煤老板输血

腾讯 2018/04/03

原标题:310亿吞下明天系华夏人寿 贵州富豪罗玉平获浙商产融、温州煤老板火速输血

独家

接盘“明天系”华夏人寿的关键时刻,贵州富豪罗玉平取得了来自资本巨鳄的驰援。

4月2日,公司进化论自工商资料获悉,贵阳金世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金世旗产投)在3月2日发生工商变更,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浙商资管)入股,持股比例高达43%,为第一大股东。

金世旗产投是何来历?它是贵州富豪罗玉平旗下公司,罗玉平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目前,金世旗产投承担着收购中天金融地产业务的重任,收购资金高达246亿元,在这笔资金付给中天金融后,将被对方用于并购明天系旗下的华夏人寿。

浙商资管又是何来历?它隶属于浙江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浙商产融),浙商产融注册资本高达1000亿元,由30余家全国范围的新老浙商行业龙头(实际代表近60家上市公司)出资成立,是浙江省迄今最大的航母级投资平台。

中天金融控制人罗玉平


2017年11月,中天金融一则公告,震惊了资本市场:中天金融拟以现金收购华夏人寿21%至25%的股权,交易总对价不超过310亿元,成为华夏人寿的“大当家”。

华夏人寿设立于2006年12月,总部位于北京,注册资本金153亿元,总资产4748亿元,人员队伍超过24万,在全国设有分支机构470余家。据华夏人寿官网披露,2016年,该公司总保费1815亿,排名市场第四。截至2017年9月30日,公司总保费1478亿元,市场第五。

最为外界瞩目的,是华夏人寿长期被视为明天系旗下金融企业,以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而著称。有统计称,华夏人寿最近两年曾先后增持和举牌数十家公司。

2017年11月6日至11月9日,华夏人寿增持民生银行A股1.3亿股,加上此前所持股份,合计持股增至4.13%。此次增持后,华夏人寿与东方集团合计持股达7.05%,超过民生银行原第二大股东泛海系。而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为安邦保险。

2014年,安邦强势入股民生银行,持股比例从5%升到22.51%,打破了民生银行20年来维持的持股不超10%的互相制衡局面。其后,新希望、泛海等方面都争相角逐民生银行。

然而,作为被外界普遍认为的金融资产香饽饽,华夏人寿在去年下半年面临变局。

2017年11月,原计划通过定增拿下华夏人寿51%股权的华资实业发布公告称,鉴于证券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同时综合考虑融资环境和监管政策变化等因素,决定终止2015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并申请撤回申报材料。

华资实业是明天系旗下“三驾马车”之一。在华资实业对华夏人寿上述资本操作“遇挫”的同时,市场上关于明天系“处置资产”的说法开始不胫而走。据报道,“明天系”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出售旗下金融资产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明天系创始人 XIAO建华


2018年1月2日,明天系旗下恒投证券(即恒泰证券)公告称,公司的九名股东拟将所持有29.94%的股份出售给中信国安集团,作价90亿元人民币。

中天金融又是何来历?

据官网介绍,中天金融成立于1978年,于1994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是贵州省第一家上市公司,旗下员工近2万人,是贵州省内成长最快、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之一。

在金融业务领域,中天金融旗下有保险、证券、基金、公募基金销售等多家金融分子公司。作为中国西部首个民营金融集团上市公司,中天金融基本形成了以保险、证券、基金、民营银行及普惠金融、科技金融、绿色金融一体化的生态链体系。

凭借中天金融这一急速崛起的金控集团,罗玉平身价急涨。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示,罗玉平以130亿元的身价,位居贵州第二大富豪,全国第262位,被人称为“罗半城”。

然而,面对庞大的华夏人寿,狂飙激进的中天金融仍然相形见绌。

总资产方面,华夏人寿4748亿元,中天金融762亿元(截止2017年三季度)远低于对方;

保费规模方面,华夏人寿2016年已达到1815亿元,中天金融2016年的营业收入不过196亿元,相差接近10倍;

更何况,试图以310亿元现金收购华夏人寿的中天金融,截止2017年三季度货币资金仅60.2亿元。

中天金融如何实现“蛇吞象”?答案在其宣布收购华夏人寿4个月后揭晓。

3月10日,中天金融发布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拟以现金对价方式,向贵阳金世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金世旗产投)出售中天城投集团100%股权,交易价格确定为246亿元,资金用于支付购买华夏人寿的股权转让款。

事实上,从股票简称来看,中天金融的前身就是中天城投,是贵州知名房地产开发商,在一年前方才更名,房地产业务也长期是这一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

卖掉传统主营业务凑钱,可见中天金融接盘明天系的决心。

交易方案显示,罗玉平是金世旗产投的实际控制人,金世旗产投设立的目的主要是用于购买城投集团 100%的股权,其成立于 2018 年2月,截至2 月 28 日,金世旗产投资产 总额为 45000 万元,所有者权益为 45000 万元。

在这一消息发布后,有一种说法是,中天金融和金世旗产投背后实控人同样是罗玉平,而地产业务的出售或也只是围绕实控人规划版图的“左手倒右手”,形成闭环资金输血链。

不过,公司进化论发现,这一收购绝非简单的“左手倒右手”游戏。在卖资产筹资246亿的过程中,贵州富豪罗玉平并没有全资控股金世旗产投。

工商资料显示,金世旗产投成立于 2018 年 2 月,由金世旗国际资源有限公司、金世旗资本有限公司等 5 家法人单位出资组建。

然而,就在3月底,金世旗产投发生工商变更。

公司进化论自工商资料获悉,金世旗产投在3月2日发生工商变更,浙商资管入股,持股比例高达43.24%。当日,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从105亿元增至185亿元。


此外,工商资料还显示,金世旗产投高级管理人员栏目内也多了徐兵、沈利民、边维刚三人。在媒体报道中,徐兵以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身份露面。

工商资料显示,浙江浙商产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为浙江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


据杭州市政府官网,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浙商产融”)于2017年4月在杭州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000亿元,由30余家全国范围的新老浙商行业龙头(实际代表着近60家上市公司)出资成立,是浙江省迄今最大的航母级投资平台。

浙商产融董事长总裁王卫华曾公开说,浙商产融从一开始就得到了浙江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其注册资本是一千亿,目前已经到位 245 亿,到今年应该有 300 亿以上,这在中国是前所未有。

他表示,“我们由 31 家全国范围的新老浙商出资设立。我们的股东有 7 家上市公司,28 家控股上市公司主体,30多家参股上市公司主体,实际上代表着 60 多家上市公司。这样的股东背景在国内的投资公司中也是前所未有的。”

根据交易方案,金世旗产投购买中天城投的资金来源主要来自于股东入股资金。此外,浙商产融与金世旗产投签订借款协议,拟为金世旗产投提供 100 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为 36个月。

这意味着,由浙商资本提供的资金,将通过金世旗产投交给中天金融,用于收购华夏人寿。

公司进化论注意到,交易方案在3月10日发布,距离浙商资本的入股不过仅7天时间,这一宝贵“输血”可谓神速。
金世旗产投股权架构


除了突击入股的浙商资本外,罗玉平还获得了贵州一家煤老板的捧场。

工商资料显示,大西南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金世旗产投8.1%股权,认缴出资额15亿元。

据官网介绍,大西南投资集团是一家以煤炭开采与销售、矿山机电设备销售、金融投资、房地产开发、农业化产品研发与生产等产业为一体的多元化集团企业,公司2008年成立,注册资本2.5亿元,下属的贵州大西南矿业有限公司原煤年产量长期位列贵州民营煤炭企业第一,是贵州省最大、最具实力的煤炭民营龙头企业。


大西南投资集团虽然在贵州省生意盘子不小,但公司进化论了解到,他背后的老板是一名温州人。

据温州市平阳新闻网2013年的一篇文章介绍:

翻开山西希望工程的捐赠记录明细,平阳人陈德伟的名字赫然在目。陈德伟,40岁,中华全国青联委员、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06年4月,陈德伟捐出第一笔195万元捐款,从那时起,陈德伟累计向山西省希望工程捐资1505万元,是为山西希望工程捐款最多的个人。

公司进化论了解到,陈德伟还担任山西宏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其在山西投资了多家煤炭公司。


和温州“炒房团”一样,温州煤老板也是前几年在媒体上曝光率很高的群体。

温州人在山西的行业组织山西中小矿山井巷联合会秘书长许方楷曾解释道,有媒体报道说我们承包煤矿年产量达到8000万吨,占山西产量约1/5—1/6。这不太确切,究竟有多少还有待统计。

他还特别提到了陈德伟,“我们联合会的副会长陈德伟,最近向山西青少年扶持基金会损赠了8000万元,就是想为山西穷困地区的青少年办点儿好事。但是现在对煤老板的形象丑化得太不像话,把什么不好的事都往煤老板身上套,把煤老板比喻为无恶不作的坏人,甚至妖魔化,把办煤矿的温州人说得一团糟”。

除了煤炭,陈德伟的大西南投资集团对房地产市场也有涉足,贵州大西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是其旗下企业。

除了前述浙商资本的驰援外,罗玉平也拉来了贵州本地地产圈的支持。

金世旗产投工商资料显示,在浙商资本入股之前,就有一位名叫贵州中金联控置业有限公司的股东存在,认缴出资额达15亿元,持股比例8.1%,其背后控制人为钟岗。

另一股东为贵阳恒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15亿元,持股比例8.1%,其背后控制人为何英。

工商资料显示,恒森房地产也是金世旗资本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并投资了中天城投(泸州)置业有限公司。

不过,在公开报道中,何英和钟岗极为低调,除此以外再无公开介绍。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