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都能源破局B面: 锂矿资源尚空白 业绩承诺无增量

腾讯 2018/03/09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导读

瑞福锂业并无上游锂矿资源,而是主要依赖于国外进口的原矿,运输到国内后再次进行采选,以此获得原料锂精矿,其成本要高于上述天齐锂业和赣峰锂业。

交易所的三次问询,也未能阻挡美都能源收购瑞福锂业的决心。

3月7日晚间公告,美都能源(600175.SH)拟以29.06亿元现金收购山东瑞福锂业有限公司共计98.51%的股权。

对于收购标的,上市公司更是将其形容为“随着企业20000 吨碳酸锂生产线逐步达产及10000 吨氢氧化锂投入生产,企业成为除赣锋锂业(002460.SZ)和天齐锂业(002466.SZ)之外的领先的碳酸锂供应商。”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瑞福锂业并无上游锂矿资源,而是主要依赖于国外进口的原矿,运输到国内后再次进行采选,以此获得原料锂精矿,其成本要高于上述两家公司。同时,公司现有的产量规模,也还未达到同一量级。

“新建一条生产线也用不了那么多钱,29亿元的收购价格可能高了。”一位不便具名的锂电行业公司人士3月8日表示,碳酸锂价格上涨时,原料也在不断上调,那么公司的利润空间该如何提升?

瑞福锂业的A股旅程

瑞福锂业的A股旅程,起始于2016年6月。

彼时,在锂电行业景气度提升的背景下,多家上市公司启动了对锂电类资产的并购。而江泉实业(600212.SH)便计划以22亿元的价格将瑞福锂业收入囊中。

只是此次收购未能成行,并于2017年3月宣布终止,江泉实业给出的理由为“国内证券市场环境、监管政策等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

半年后,瑞福锂业与美都能源走到了一起,并签下了股权收购的框架协议,收购价格为35.96亿元。

二次“卖身”仍不顺利,美都能源与交易所展开了多轮问询与回复。

其中,不仅包括了瑞福锂业股东方合肥顺安股权腾挪的问题,也涉及了公司原料采购渠道和采购成本等问题。

而这正是瑞福锂业的“软肋”,即公司并无上游锂矿资源,原料高度依赖于国外进口。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瑞福锂业的原料以进口的DSO(原矿)为主,如澳大利亚WDGINA矿区的锂辉石等。

美都能源发布的相关公告也显示,瑞福锂业2017年前三季度前五大供应商的具体名称为:GENERAL MINING CORPORATION LIMITED、WDGINA LITHUM PTY LTD、乌鲁木齐福田源工贸有限公司、江西赣锋锂业股份有公司、山东明瑞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老城分公司。

其中,排名前两位的正是锂业巨头之一的澳洲银河资源,以及上述人士所提及的WDGINA矿区。

不过,记者采访了解到,DSO需经采选过后,方可获得锂精矿,并以此作为碳酸锂的生产原料,目前拥有资源优势的锂业公司是直接进口锂精矿进行加工。

相比之下,瑞福锂业则需要在国内进行采选,同时其运费成本也要高于直接进口锂精矿。这决定了,其生产成本要明显高于赣锋锂业、天齐锂业两家公司,利润空间相应更小。

数据显示,2017年瑞福锂业营收8.97亿元,净利润1.87亿元。按此折算,净利润率为20.8%。而根据已经披露的业绩快报计算,赣锋锂业、天齐锂业2017年净利润率则分别达到33.26%和39.3%。

为何美都能源义无反顾地要推进收购?

这与上市公司经营不无关系,虽然美都能源目前业务众多,但是盈利能力却相对较弱。公司1999年上市至今,只有少数年份利润规模突破亿元,多数时间则是在数千万元之间徘徊。

而其2017年前三季度单季利润分别为3394万元、-1164万元、498万元。

此时,景气度较高的锂电行业,无疑便成为了美都能源仅有的选择之一。

产能爬坡与业绩承诺

或许正是出于上述考虑,瑞福锂业也作出了相应的业绩承诺。

据公告,标的公司于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2000万元、42000万元和42000万元。其三年业绩承诺均为4.2亿元,而非其他多数公司重组时所承诺的利润逐年提升。

瑞福锂业曾表示,其2万吨碳酸锂产能已于2017年8月正式投产,同时公司还在建有1万吨氢氧化锂项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一般碳酸锂项目建设周期需要1年半,后期设备还需进行调试,时间在3到6个月,随后进入产能爬坡阶段,最后才能全部达产。

“产能爬坡也是按阶段进行的,并呈现逐步达产的特征,目前还没有看到哪家公司能够保证1年内绝对达产的,其中受到各种因素影响很大。”前述锂电行业人士介绍称。

这意味着,瑞福锂业碳酸锂产能也处于一个逐步释放的过程,同时氢氧化锂项目亦有望带来新的增量。

只是从业绩承诺上看,公司似乎并未将上述产能释放计算在内,抑或是在2020年氢氧化锂产能也无法释放?

“碳酸锂生产线正常运行。”瑞福锂业人士3月8日表示。此外,记者未能从公司获得更多回应。

或许,在作出上述业绩承诺时,瑞福锂业已经将未来碳酸锂的跌价风险计算在内。

不过,29亿元的收购价格在业内来看并不算便宜,甚至还高于新建产能的资金投入。

如2017年1月17日,赣锋锂业公告称,同意全资子公司宁都县赣锋锂业有限公司以自有资金5.03亿元投资建设年产1.75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项目。

而以盐湖提锂为主的藏格控股(000408.SZ)的2万吨碳酸锂项目,投资金额则为14亿元。

“各个碳酸锂生产项目的投资金额差异很大,不过矿石提锂的投资额普遍要小于盐水提锂。”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副院长高小兵3月8日介绍称。

两相比较,收购、自建哪种方式更为划算,一目了然。

不过,考虑当前美都能源较低的利润基数,以及当前仍然居高不下的碳酸锂价格,收购瑞福锂业确实会为上市公司带来一定业绩提升。

高小兵表示,今年碳酸锂的下游需求不必担心,虽然有很多企业日子会比较难过,但是分化在2017年已经开始体现,变量主要来自于供应端的增加,预计下半年新增产能会陆续投产,“碳酸锂继续上涨的可能性不大,但每吨下探到10万元的可能性也很小。”